執行成果
Kururu kururu… 善用綠能轉動社區經濟的長野經驗
發布日期: 
108-11-21
類  別: 
智慧節電
詳細內容: 
93
大町市位於日本長野縣,這17年來人口減少5000人,當地組織NPO希望可以復興社區,為了找出地方永續經營的方向,市民舉辦區域振興工作坊來討論甚麼是地方需要的永續發展,集資成為地方發展的基金,該單位不仰賴政府的補助金。社區工作坊的第一步,是先討論地方上有潛力的資源,請居民在卡片上寫出大家認為有潛力但尚未被開發的資源,經過六次的工作坊,社區開始有一些發展的雛形,也成為這17年來社區發的方向。
第一個是Kururu計畫:kururur是水車轉動的聲音,社區舉辦第一次的工作坊的時候,居民就覺得在社區裏面有很多的灌溉水道,隨著農業沒落而廢棄,有發展的潛力。所以社區最初有三個成員,希望可以透過這些水道來推動水力發電,作為社區住家的用電。後來推動四個社區水力發電的案例。

其中一個是川上先生的計畫,川上先生是鐵道公司的成員,從小就希望可以在住家前面用小水力發電。所以川上先生最先試著安裝小水力發電機,跟行政單位的溝通就由NPO來協助。雖然只有240w的發電機,但是已經可以提供川上先生家裡面一半的用電量,他希望可以自己的用電自己發。第二個案例是曲折型的水力發電,我們由越南引進,主要的用電是用來驅逐猴子的設備用電,避免猴子進到田裏面。

他們其實也有失敗經驗,比如說小西先生的水力發電。小西先生本來想要用水力發電用於自家經營的溫室,當初的構想希望可以安裝2kw的發電設備,向政府提出申請,後來當地有個建設公司知道有這個活動,從捷克買了一台1千萬日圓的機器,想要安裝。當時只顧著要推動水力發電,造成水利主管單位的反感。NPO的主管還因此向當時的水利單位的會長道歉。

水利會長表示社區的水圳都有歷史意義,安裝水力發電機不能不重視這些水圳的歷史。後來他們在推動水力發電的時候,會關心在地的文化與歷史脈絡。

另一個失敗的經驗是,他們用木頭做了一台水車,但是因為在地的河川會結冰,所以水車葉片附著了冰,太重就壞掉了。因為他們這些計畫,吸引很多其他地方的人來參觀,大家最有興趣的是他們失敗的經驗。
 
965
第二個是油菜花計畫:這個計畫的元素是。1.社區把休耕農地、2.廢棄滑雪場、3.飯店的回收油、4.高齡、身心障礙就業者與冬天沒有工程的失業者。他們聘請身心障礙人士去飯店收集廢油,將這些廢油做為生質燃料,每個月收集2千噸的廢油,做成生質柴油提供給農耕機與垃圾車使用。他們也做海報,針對社區居民宣導,從飯店回收食用油之後,進展到向一般家庭收取回收油。但是遇到當時長野縣政府把廚餘廢油視為產業廢棄物管理,社區無法進行回收再利用,他們跟地方政府溝通無效,後來就放棄了努力10年的、收取回收油的計畫。

社區停止了廢油計畫之後,他們在社區廢棄土地栽種油菜花的種子與蕎麥的種子,當花季的時候社區會有美麗的景緻,後來被NHK電視台的節目取景,後來就變成知名的觀光景點。

菜籽油經過初榨之後,是顏色比較深的油,不適合作為油炸食物使用。他們本來想這些油應該無法用於烹飪,沒想到有個料理達人建議,初榨的油因為沒有精煉,很適合做日本食物的調味料,建議他們把初榨的油做成類似醬油的調味油,接受客製化訂單。後來他們的油變成料理競賽中的優勝產品。
 
94
第三個是風穴棚屋計畫:風穴棚屋是利用山坡與石頭結構,打造成一直有空氣對流的棚屋,以前是用來養蠶的場地。日本全國本來有三百多座風穴棚屋,但是這些棚屋慢慢都被破壞了。他們就利用風穴棚屋做為保存釀造日本酒的地方。他們將油菜花的殘葉打入土壤之中,作為酒米的肥料,把釀造的酒保存在風穴裡面五年,作為地方特色的產品。這個計畫也讓日本很多人有興趣,前來參觀,2014年在當地召開風穴高峰會。
社區小型環評制度:他們建立一個讓社區民眾可參與的小型環境影響評估的活動,雖然是推動綠能,但是對於環境還是會穎影響,比如說太陽能的安裝,對於當地的環境景觀的影響。他們都要跟社區討論,建立了一個自主簡易環境評估的網頁,時常透過3D的地圖跟居民討論一些開發計畫可能對環境的影響。

他們在法律規定未規範的範疇,關心社區裡面小規模的計畫。當初日本再推再生能源的時候,政府一直趕進度沒有通盤考量,所以現在地方開始有反對的聲浪。他們認為透過社區自主環評,跟社區討論可以解決這個問題。
他們組織有9位夥伴,只能領取政府規定的最低工資,因為這9個夥伴的努力,才有很多想法與計畫可以推動。這些工作人員各自的理由而選擇在社區工作,有人因為職場霸凌而離職,透過社會局的介紹來社區,現在也到一個社區的綠能公司。也有一位郵局的職員,為了照顧家長而離職,他利用政府提供兩天的家庭照護的空檔,來兼任社區裡面工作。他們輔導這些社區裡面的弱勢就業者,雖然只能提供最低的薪資,但是成員認為可以為社區付出,相當有認同感。

他們認為,政府要推動再生能源,不能只是透過媒體宣傳,要真正可以促進地方社區的就業。他們的困境是,政府對於小規模的組織沒有禮遇,反而視為企業來規範,所以常常卡關,他們建議政府應該對這些社區小組織有更多的支持。

資料來源:還境資訊中心
 
瀏覽人次:7 人